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藍焰.赤瞳.金工師

他的金工桌上,躺著一個鑄好的銀台,不規則的造型如山川流水。

「那是要鑲隕石的吧?你何時又做了一個?」

「那時候一起做的阿。」



我想像著他做金工的時候,看著藍色火焰,慢工細活地焊接挫修,專注追求完美的情景。



接著,用酒精消毒了雙手,用紗布清潔了他的眼瞼,滴了眼藥水換上敷料。瞳孔和眼球之間有著血紅的傷口,尚未癒合。



「現在這樣走路會不會容易撞到?」

「有一點」他溫和地說。談起這事兒卻好像在打招呼今天天氣如何之類的語氣。



「你真的該考慮弄一組顯微鏡,這樣對焦不容易吧。」

「就慢慢練習。」一樣溫和,卻很堅定。



就在他正如火如荼地準備金工作品參展的時候,他失去了一隻眼睛。同學們都很心疼,無法想像一個熱愛金工的人卻遭遇這可怕的意外。



金工教室大夥兒除了幫他打理家務、照顧寵物,輪流到醫院看顧,料理出院後的事宜,我能幫的也只有讓他的作品與世人見面。



大家也在討論著要不要接收他的石頭、銀料,讓他可以暫時好好休養,不要工作。等傷養好再打算。



正當我提出要他退還前些日子買的寶石礦,他卻不肯。



「可是我要做耶。」他說。



「你畫設計圖就好,金工給師傅做。」



「但是我想自己做。」

「你可以學使用電腦輔助或是其他器材的技術,不要做金工。」我說。


「可是我想做金工。」又是那種淡得像點一杯飲料似的口吻。但卻不容妥協。



那是一條多艱難的路阿。



不過也許正是如此的性格,才能完成這樣美好的作品吧。


 Anima Jewelry Art 阿尼瑪珠寶藝術

珠寶金工設計師     皓  玶










文章內圖片經作者同意刊登,對作品有興趣的朋友請至皓玶粉絲專頁[阿尼瑪珠寶藝術]留言洽詢。
https://www.facebook.com/animajewelryart/?fref=t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