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粉色系愛心手鍊~葡萄石/粉晶


這次在土桑找到一把漂亮的10mm葡萄石愛心,通透嫩綠。
一款搭配丹泉石和珍珠,溫柔婉約,一款搭配磷灰石和天河石,青翠有朝氣。




既然有葡萄石愛心,當然要配一下粉晶愛心了~粉紅嫩綠非常春天阿。




這些愛心是以前在慕尼黑帶回來的,尺寸稍大12 mm,都很乾淨。
配上葡萄石和清透月光石小珠子,是少女心的夢幻感。因為用透明無色的彈性線來串,所以看起來不是很紅,但是其實已經相當粉了。大部分常見的粉晶珠子都會串紅線,不然會看起來像白水晶。
這款因為珠子尺寸固定且循環排列,手圍會落在14,增長的話就會變成16左右。



這款用了兩種小隔珠,月光石很清透,磷灰石沒有帶髒髒的顏色,是特地挑選的。
也更能襯托出葡萄石的清爽感。手圍是14.5。


這串全都是葡萄石, 用帶有粉藍紫色調的丹泉石和粉紅蛋白石來配色,有種baby粉嫩的感覺。手圍15。

粉晶也有小顆的,這是9mm寬的粉晶愛心,顏色也比較淺些。(粉晶越厚會越紅,如果很小顆就會看不到顏色,所以很少使用小粉晶珠子也是這個原因。)
粉晶很適合珍珠,有種白淨脫俗的氣質。

天氣時晴時雨,陰晴不定,人們依然可以保持一顆溫暖的心。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Annie's 金工作品 透輝石(十字星石)方形戒

這個方形戒指是最早學金工的動機之一。
因為看到朋友貼出作品覺得很喜歡,就決定去金工教室報名了。老師是精緻傳統珠寶的師傅,因此標準比較嚴格一點~XD...就是往往要磨很久才能生出一件作品。這個魔鬼立方也不例外。



最初的成形是用厚銀片開始慢慢塑形,焊接之後再銼修,這是考驗耐性的時刻。



外圈部分完成後,再把戒面修平整。


 之後鋸掉一部分厚度,加上側板,需要相當的精準度,對於直線障礙的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不過還是小心翼翼的把它完成,就算沒有石頭也是很不錯的造型戒指了。





 因為太喜歡這個造型,所以一開始並沒有設定要鑲什麼石頭,只要能把台子做出來就很開心了,後來發現這個十字星石挺適合的,對於這樣看起來造型簡單其實工法不易的作品來說,也許正能表現出它的不凡個性。








透輝石(十字星石)是單點光源下表現最好的石頭,也是很受歡迎的黑色寶石。


在傍晚的夕陽下雖然光芒不像白天那麼搶眼,卻似天邊的星星那樣,守護著地上的人們。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Annie's 金工作品 丹泉石花葉小墜


學了近一年的金工,終於可以應付這種不規則的造型抓鑲。這片藍色葉子是丹泉石,雕工線條都很美。令人躍躍欲試。




一開始是先抓好葉子的底台,沒有使用蠟雕,用銀抓出適合的線條是很有意思的過程。



因為主體是葉片,所以搭配的小花相當低調,是一朵清透的海藍寶雕成的十字花。
抓好臺座細修後,請師傅代為處理花芯點焊和表面處理以及鍍銠,這樣就不用擔心花托變黑。



背部的葉形銀框是貼著邊緣抓出來的~正面看起來是透明。


 午後的光影下也清麗動人。追求的是細致優雅的品味。










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

彩色圓珠耳勾系列~

這批都是 單顆小圓珠耳勾。用0.5銀線繞珠子之後,再把剩下的部分硬化處理折成耳勾。 石頭除了菱錳礦和金太陽,都是8mm的圓珠,可以訂作多款隨喜好更換顏色配戴。造型簡單又整體,視覺效果不錯~  因為珠子中間有銀線穿過所以都盡量挑不透明的礦石來做。總長度約2公分。


粉綠色系3種~

01 石英菱鎂礦純銀耳勾 NT.300

02 澳洲玉純銀耳勾 NT.300

03 天河石純銀耳勾 NT.330

藍綠色系3種

04 海水藍寶純銀耳勾 NT.400

05 磷灰石純銀耳勾 NT.600

06 藍晶石純銀耳勾 NT.600



07 金太陽石純銀耳勾 NT.400
08 灰月光石純銀耳勾 NT.400
09 藍暈月光石純銀耳勾 NT.500


12 紅磷鐵礦純銀耳勾 NT.420

11 粉蛋白純銀耳勾 NT.300

10 菱錳礦純銀耳勾 NT.400


14 紅土毛水晶純銀耳勾 NT.280

13 紫水晶純銀耳勾 NT.280

模擬戴起來的效果




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藍焰.赤瞳.金工師

他的金工桌上,躺著一個鑄好的銀台,不規則的造型如山川流水。

「那是要鑲隕石的吧?你何時又做了一個?」

「那時候一起做的阿。」



我想像著他做金工的時候,看著藍色火焰,慢工細活地焊接挫修,專注追求完美的情景。



接著,用酒精消毒了雙手,用紗布清潔了他的眼瞼,滴了眼藥水換上敷料。瞳孔和眼球之間有著血紅的傷口,尚未癒合。



「現在這樣走路會不會容易撞到?」

「有一點」他溫和地說。談起這事兒卻好像在打招呼今天天氣如何之類的語氣。



「你真的該考慮弄一組顯微鏡,這樣對焦不容易吧。」

「就慢慢練習。」一樣溫和,卻很堅定。



就在他正如火如荼地準備金工作品參展的時候,他失去了一隻眼睛。同學們都很心疼,無法想像一個熱愛金工的人卻遭遇這可怕的意外。



金工教室大夥兒除了幫他打理家務、照顧寵物,輪流到醫院看顧,料理出院後的事宜,我能幫的也只有讓他的作品與世人見面。



大家也在討論著要不要接收他的石頭、銀料,讓他可以暫時好好休養,不要工作。等傷養好再打算。



正當我提出要他退還前些日子買的寶石礦,他卻不肯。



「可是我要做耶。」他說。



「你畫設計圖就好,金工給師傅做。」



「但是我想自己做。」

「你可以學使用電腦輔助或是其他器材的技術,不要做金工。」我說。


「可是我想做金工。」又是那種淡得像點一杯飲料似的口吻。但卻不容妥協。



那是一條多艱難的路阿。



不過也許正是如此的性格,才能完成這樣美好的作品吧。


 Anima Jewelry Art 阿尼瑪珠寶藝術

珠寶金工設計師     皓  玶











文章內圖片經作者同意刊登,對作品有興趣的朋友請至皓玶粉絲專頁[阿尼瑪珠寶藝術]留言洽詢。
https://www.facebook.com/animajewelryart/?fref=ts